点击最多

 

猜你喜欢

今年年初见义勇为扶一位摔倒的老人

2018-01-18 16:38

两名女士说,她们发现老人倒地,头都摔破了,并且没有意识。她们联系了120,并和好心路人一起照顾爹爹。救护车赶到后,因为老人没有家人在身边,谭女士、孙女士放心不下,就跟着救护车一起来到医院。

公众舆论一再将声讨的矛头指向这个社会的老年群体,并创造性地喊出一句“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的流行话语,这真是一件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今年9月初,郑州16岁男孩小李自称,今年年初见义勇为扶一位摔倒的老人,没想到半年后,反被对方告上法庭并索赔25万。

但警方随后调查结果却令舆论方向逆转,多个目击人称网上报道不实,大妈确是受害者。在骑车撞倒大妈后,老外甚至还当场对被撞倒的大妈破口大骂。警方调查结果也表明,肇事外籍男子无驾驶证,所驾驶摩托车无牌照,在人行横道内将大妈撞倒。

七旬爹爹晕倒,路人合力施救,两名路过女子更是护送老人到医院方才安心。获救老人的亲属感叹,这个社会好人还是占大多数。从2006年彭宇案为标志,扶了老人被讹、老人摔倒了没人扶,都早已不是什么新闻。只要类似事件一出,真相大白以前,舆论总是会先入为主地选择站在老人的对立面上。但编辑梳理近几年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的“扶老被讹”事件发现,真相大白后,被冤枉的往往是受伤的老人。

王女士说,公爹77岁了,昨天伤愈出院,叮嘱她要联系武汉晚报,表扬一下这群正能量的路人。19日,公公周爹爹离开澳门路卓尔书店,刚走了几步,就感觉头晕,一头栽到地上,不省人事。

正像的确有老人被事后证明为污赖好人那样,这个社会中也从不缺乏老人受伤后反被污赖的事件,更不乏老人以更大的善意与忍耐来面对外部世界的事例。由此而言,舆论公开指责“坏人变老”,或“老人集体变坏”,会是一件让老人群体多么寒心的傲慢与偏见。

王女士的老公周先生赶到医院后,连忙向两位女士致谢。两人说,谁家都有老人,帮一把是应该的。周先生从两名女士口中得知,她们一个姓孙,一个姓谭,并不认识,事发时,正好路过。

但5年后,南京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刘志伟接受《瞭望》新闻周刊专访时指出,舆论和公众认知的“彭宇案”,并非事实真相。彭宇承认,在2006年11月发生的意外中,确实与老人发生了碰撞,经法院调解,他对结果表示满意。 老外真被大妈讹诈?

记者随后致电当事人袁某和桂某某家属,双方手机分别处于无人接听和关机状态,袁某所在学校淮南师范学院有关负责人则表示,还未收到警方事故认定结果的具体内容。

9月16日,负责调查处理此事的郑州市交巡警三大队表示,经过核实,小李已经辍学打工,事发当日,小李驾驶一辆电动三轮车。通过对现场的勘察和对周边群众的走访,执法记录仪拍下的现场视频证据显示,七八名市民在事故现场确认老人确实被撞倒或带倒。

昨天,王女士征询谭女士、孙女士的意见,想让两人接受采访,但两人均表示,这是应该做的,不要宣扬。

2006年,一位老太在南京市等车。人来人往中,老太被撞倒摔成了骨折,医药费花了不少。老太指认撞人者是刚下车的小伙彭宇。彭宇表示无辜,一时间,“扶老遭讹”成了网络热词。

龙泉派出所多方调查取证,证实袁某骑车经过桂某某时,相互有接触。遂移交交警田家庵二大队处理,经交警田家庵二大队调查,认定属于一起交通事故。大学生袁某在这起交通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桂某某承担次要责任。

警方通报显示,9月8日下午5点多,淮南师范学院在校学生袁某在辅导员葛老师的陪同下,来到龙泉派出所求助:请求值班民警帮助调取监控,查看其当日上午7点40分许骑车经过中国一汽淮南服务站门口时,是否撞到了一位老太太。当晚,袁某通过新浪微博发言称,当天早晨“因扶起了一个摔倒的老人而反遭诬陷”,由于现场没有视频监控,希望路过的目击者能为自己作证。该微博发出后引起网友广泛关注。

王女士告诉记者,时常在媒体上看到,老人倒地没人扶,导致死亡的报道。她通过这件事切实感受到,这个社会好人还是占多数,见死不救和救人反被讹的情况只是极端案例。

使人心向上,使社会向好,这需要每一个人恪守本分。也只有当每一个人都参与其中,我们才会变得不可忽视,才能成为决定性力量。道德的建设或改良如是,社会的建设或改良亦如是。希望扶起老人的同时,也扶起所有人的道德本分。

本报讯(记者张全录 实习生邱黎)老人倒地,路人因怕被讹等各种原因,冷漠躲闪的新闻不时见诸报端。而在武汉市澳门路,77岁的周爹爹倒地摔晕,不少路人驻足帮忙,有人拨打120,有人帮忙搀扶。两名陌生女子甚至随救护车送老人去医院,一直等到家属到场才离开,老人因抢救及时脱险。昨天,老人的儿媳妇王女士给武汉晚报新闻热线82333333打来电话,委托本报感谢这群充满正能量的路人。

9月21日,交警田家庵二大队分别向该起事故的双方当事人袁某和桂某某下达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2013年12月,一组“老外街头扶摔倒大妈遭讹1800元”的图片在网上不胫而走。网上舆情一边倒地站在老外这边,批评摔倒的大妈讹人。

今天的老人们,不仅处于人生暮年,行为能力下降,加之话语权的窄小,社会保障的不充分,已经不得不处于社会最弱势人群的地位,但谁曾想还要受到这种公然的污名与“泼粪”呢?谁又能说这不是文明社会一种让人痛心的奇观?真希望那些在公共空间里津津乐道于“坏人变老”的人们,可以真正理解“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句话。

老人并非不可批评,坏人也的确会变老,但对那种以偏概全的观点来发动对于老人群体的规模化声讨,并由此派生出的对老人生存状态的隔膜,以及进而形成全社会对老人“避之惟恐不及”的氛围,我们却必须警惕。

据新华社电 记者21日从淮南市公安局获悉,受到社会广泛关注的淮南在校女大学生扶老人事件,经警方连日调查认定属于交通事故,骑车女大学生承担主要责任。

一小时后,公爹醒来发现,除了医生,还有两个陌生女士陪着他在长航医院急诊室。医生说,这两名女士都是路人,是她们现场帮忙施救,并陪医务人员一起把周爹爹送到医院。由于家属还在赶往医院的路上,两名女士不放心,坚持要等到老人家人来了再走。